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對未來的害怕

這幾天剛回家,要見很多親戚,一起吃飯什麼的。聽大人們談話,忽然感覺很惶恐。

我以後會不會就是這個樣子呢?


女人為了丈夫和孩子活,即使是二三十歲,相互之間談話也脫不了這兩個主題。 男人們在酒場上喝酒,玩耍的很開心。放肆地笑,放肆地叫。顯示自己在飯局裡的決定權,以之為豪邁。 我維持的關係都太平淡而理性了,不太有這種熱火朝天的氣氛。所以很難理解。


學醫的堂姐在西安工作。十分辛苦。工作結束就是吃了睡,睡了吃。 家人們議論說,很多條件好的男士看到對方是醫務工作者就覺得不行了。

我發現我們家裡面按照位次來看馬上就輪到我了。工作買房,結婚生子。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以後的生活是這樣的。 我應該以後也不會結婚。 每次爸爸媽媽對我想像他們以後有了孫子會怎樣怎樣,我都覺得非常內疚。

但是為什麼要內疚呢。我該不該內疚呢?


生活應該是怎樣,我的想法只是大概有個輪廓,但是肯定不是這樣的。


我今年已經 19 歲了。我應該是個獨立的大人了。 但是我卻還必須依靠父母活著,不然沒有錢繼續讀書。

以後可能還有幾年仍然需要父母供養。


什麼時候經濟獨立? 多麼強大的時候才能不管閒言碎語?


要多努力呢?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