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第二年

人們總會有這樣的錯覺,後面的日子相比之前過的越來越快。

當然我也是。


大一一年,也便只是逐漸適應著看似嶄新的生活。一切和自己在高中腦海中的幻境有所差異。想要做的很多,值得幹的不少,但能力終究是有限的。被碾壓也只是常態罷了。

漸漸便麻木於這樣的常態之中,不再上進。沒有學習效果的正反饋,也就沒有了繼續前進的動力。藉由紙糊上的一句話:

絕望並不是簡單失去了繼續努力的決心,而是知道了自己努力,也無法趕上的事實。

所以生活會變得越來越無趣嗎?我感到異常地煩惱。因為相較於高中狹小的交際圈,我以為在大學裡會更容易找到有趣的朋友。然而我高估了我的社交能力。或者說,是我標準太高。

總之是很無聊的。生活雖然充實,心裡卻不寧靜。

曾經嘗試突破,以便能給我一些自信,但是幾乎都失敗了。填寫工高班的報名材料,我感覺異常興奮。因為彷彿突然又回到了高中專心弄著自己的物理競賽的日子。七天時間裡充實地將困難逐個擊破,也跨越了不想去與老師對話的心理障礙。雖然最後決然被唐院長拒絕,但是過程與經歷將是較為充實的回憶。

我所追求的並不轟轟烈烈,只願能不平平淡淡。只是如今的生活,可能無法在生命中留下什麼劃痕。因為實在是太無趣了。

也許後來會有什麼改觀呢。從這點上來看,我似乎是個樂觀的人?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