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複雜的說話

感覺已經很久沒有說話了。說話對我來說甚至是個有點困難的事情。

很多情況下是不想說話。遇到同學,遇到認識的,打個招呼就行了,不想要有什麼進一步的交流。所以也期望對方不要和我走一起,儘量不要尬聊。不僅浪費時間,更多的時候也十分的累。

一個人就好了吧。😶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