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近日做事

看起來懈怠了太多天了。

一是因為北方地區現在網路環境極差, Github 開起來慢的要死,一個 2M 的裸倉庫拖起來只有 0.98 kb/s,實在無法忍受。

二是因為一直在忙「偽科學」的事情。當然我說他是偽科學並不是真的都是偽科學,只是我們做的可能是罷了。

今天終於把它要交上去了。


說起搞我們搞數學建模是在搞偽科學,但是其實還是有點意思。這個假期裡面還覺得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

把寫 LaTeX 環境配了配,現在發現 VSC 真的是神器了。幾個月前幾乎啥都不能用,外掛也少的可憐,配了很久的 LaTeX,最後還是轉向了 Atom 和 Sublime。現在很快卻就能配好。而且非常清楚。程式碼高亮,自動補全,編譯鏈,和格式化。

其次還是寫了很多 Python 的。雖然說是隻是解決了很傻很傻的問題,程式碼質量也是一坨屎(一直都是),但是還是寫了一點,總比沒有好。上次建模用了一個神經網路,這次再用 Python 解線性規劃。

其實說起解線性規劃,我還是挺慚愧。用的框架是 Pulp,用到一半發現它的約束條件真的是完全線性的,即使是絕對值都不行,更別說最大值了。但是寫到一半卻不是很想換了,只能用很多很多的約束來模擬一下取最大值的主函式條件。事實上也是可行的,只是說法會比較奇怪。


除此之外就是去回了一次老家祭祖。姐夫姐姐又要快有小寶寶。前幾年感覺還在爬來爬去的侄子侄女全部都長大快上幼兒園了。真的是時間飛快。在這裡剛好可以膜一下。

另外還被邀請去了一個小姑家去玩。他們家小女孩說是要上二線城市的中學,可是卻因為家裡生了小寶寶的緣故沒能去成。說也是挺厲害的。我也比較佩服。

小姑的嘴很厲害,去年就勸我喝了在家裡的第一杯酒。實在推脫不了。這次聚會又催我喝了白酒。我可能以後就得常常喝酒了。非常討厭。

說是他們家的女孩很外向,是不錯。說她情商高,我覺得不怎麼見得。跟她也不是特別熟,也沒有到我憧憬她或者她仰慕我的地步,自然是要保持一點言語上的剋制的。

然而她卻依然很奔放。無端評價別人的外表,看動畫片說是因為「我哥打開了動畫片結果讓我也看個不停」;媽媽讓我抱抱弟弟,說「我才不放心」;她剛回家我去開門還在寒暄「小月回來啦」,卻都沒看我一眼,更沒說一句話;媽媽一說我「學的好」,就開始鄙夷,說「我以後要學的比他好多了」;我說一句「沒有沒有,妹妹肯定更厲害」來打個圓場她就不假思索全部接受,說「看看看,他都說了」。「你妹妹在情商高這一點上比你強多了」這句話,還是小姑,也就是他媽媽告訴我的。

哦。

如果把外向奔放,能言善辯,不怎麼注意他人感受,想說啥就說啥,一切以自我為中心定義做情商的話,我情商可能是負的。

畢竟恰好相反嘛。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