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初上老和山

自從搬到玉泉以來,就一直聽同學說可以從教七那裡出校園,爬山。但是去教七上了一年多的課,都沒有機會(就是懶)去爬一次。

今年光棍節的時候,恰巧天氣正好,和同學初上老和山


沒出校門但是已經遠離教學樓的時候,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生活氣息。彷彿和小時候的平房別無兩樣,在院子裡的鐵絲上曬衣服,偶爾自己粉刷的外牆,以及搬著小板凳曬太陽。突然令我十分羨慕了。不過忘記拍照片了。

走出校門,沒想到這裡竟然有人蹲守賣水。不過真的有點渴,於是買了兩瓶。往山上走,確實還是蠻累的。一度走到了「鞍點」,又接著繼續往高處爬了(


站在區域性最高點向下看的景色。

向下看

往另一側看,發現點鮮活的黃色,感覺甚是欣喜。然而實際上是凋零的枯葉,不過也煞是好看。

黃色的葉子

從另一半下山,能夠到達杭州植物園。不過需要買票,學生的話似乎並不貴。在園裡兜兜轉轉,也就看些葉子和古樹。冬天的綠色還是不那麼好看的,到處都是灰的。

園內

不過還是有些花朵的。像我這般俗人,也不會去理會它的名字,只是覺得和周遭有點不同,很是醒目和耀眼罷了。

花

討論了一下,為什麼我們會覺得花朵很好看呢?是我們將「好看」,定義為「接近自然」嗎?不同文化,對於花朵的定義是相似的,但是對於動物卻又有不同的理解。同是自然的產物,有的文化中是聖物,有的卻是穢物了。


從青芝塢回學校,路過將要度過很多年的實驗室大樓。門前的向日葵開得似乎很好看,但是卻都低下了頭。

向日葵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