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寧波短遊

之前恰好有個不怎麼忙的週末,臨時起意便定了去寧波的高鐵票。


早上在彭埠地鐵站口出來的麥當勞吃了早餐,再坐一站路就到了火車東站。

到達寧波沒必要出站,直接走地下便可以乘坐地鐵。寧波的地鐵也是接入了支付寶的快捷出行的,於是便也算方便吧。

到了西門口地鐵站並坐上扶梯,這時我們才第一次到達了地面。

地面

地面部分其實正在施工,只是用一些臨時的牆體圍了起來,正在介紹月湖區域的過去。

我們的第一站是天一閣,出了地鐵口走幾分鐘便可看到天一閣的外圍了。這有些後知後覺,當時看到只道是偶然遇見的復刻遺址,便隨意拍了一張。

「南北七閣」即北四閣:北京故宮之文淵閣、北京圓明園之文源閣、承德避暑山莊之文津閣、瀋陽故宮之文溯閣;南三閣:揚州大觀堂之文匯閣、鎮江金山寺之文宗閣、杭州聖因寺之文瀾閣,其中文源閣、文匯閣、文宗閣已毀。

天一閣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私家藏書樓,位於中國浙江省寧波市月湖西側的天一街。當時雖仍是疫情期間,幸好還無需提前預約,只需線上購票即可。不同於大部分博物館,天一閣的門票還有些小貴,一人 30 元。

剛踏入景點,便有好幾間屋子來介紹天一閣的過去和發生的事件,從建閣,到優質的藏書,到失竊以及防火防蟲防潮措施等等。

其中有一幅銅版字令我心怡,字的規整之餘不乏靈動。

走入院子,能看到幾尊銅像再現當時晾曬書籍的場景。

晾曬書籍

眾多的藏書室都是在精密空調的控制下,只能隔著玻璃相望。

藏書室

往頭頂的一瞥。

一瞥

遊玩快結束時,又從另一個角度看到了之前看到的建築。雖然高聳,牆壁又很單調,但是用屋簷做出了新的形態。

另一個角度

牆壁下的植物造景也煞是好看。

植物造景

走出天一閣,有些餓了,攔計程車去往之前定下的飯店吃飯。選定的飯店是「甬上名灶」,不接受預定,只能在線下等位。幸好等了20分鐘左右就有了位置。

飯店採用有些奇怪的點餐方式:發給顧客一個點菜棒,去往菜品展示區掃碼,最後到前臺確認菜品和對應的桌子。

菜品展示區

嘗試了許多當地才能吃到的特色,例如蟹糊、醬青膏蟹,海皇幹撈粉絲等。鮑汁冰山味皇有如炸豆腐,但味道卻不錯。

在最開始展示區,以為蟹糊是一種蟹身拌有面粉的甜點或者主食,吃到了才發現是很鹹的配菜。如果配有米飯,感覺一份蟹糊可以夠三四個人吃。

蟹糊

寧波的菜系可能偏鹹,除去海產本身海的味道以外又在醃製時(或許)加了大量的鹽。但是味道還是相當鮮美的。


吃完飯,再次攔計程車去了月湖附近,準備走走路。

月湖第一瞥。

月湖 月湖 月湖

可能是後來在南方水系公園見的多了,便也不再對這些好的環境心動,反而覺得中規中矩了。

離開月湖,準備走去西門口地鐵站。尾隨了一位本地大媽,抄了近路。發現是一處尚未開發完畢的復刻老街。

老街

建築都很新,但是很有感覺。若是在此處辦公而這裡又能保持安靜,也是一件美事。

老街

不久,走到了西門口地鐵站,坐上了去往北侖區的地鐵。


北侖區離寧波城裡還是挺遠的,地鐵中間也需要經過一片郊區。因此出於成本考慮,地鐵建在了地面上。

到達長江路地鐵站,站在天橋上望向地鐵站,交錯的設計和長長的全包式軌道有一種未來感。

地鐵

望向馬路,亦是另一番景色。探訪陌生城市的新奇感一直存在。

地鐵一出來的這一條寬闊的天橋連向最近的綜合體,也可以遠遠看到其中還有 CGV 影城,感覺算是相當不錯的了。

天橋

下午在酒店休息,晚上打車出來去往附近的一家燒烤店吃海鮮。 在這家小店吃到的海鮮是我生平以來吃到的極品。也許與北侖更靠海有關。生蠔和扇貝的個頭都極大而又極鮮美。

高壓鍋生蠔

中途去上廁所,看到了極富 2010 左右年代感的牆紙。隱約能看到 「30個新鮮簡潔的迷你 Wordpress 主題」 「Google News」。

牆紙

回頭再望這條街,看到的市井氣也令我沉迷。


第二天起床後去往了博物館,鄞州區政府附近。氣派的鄞州區政府很是震撼。


博物館出來後,便去往最後一站,寧波老外灘。不得不說,在瞭解相應歷史和見到實景之前,我以為老外灘這個名字是蹭熱度。見到了才知道是實至名歸。

遠眺大橋。

老外灘上走走就能見到的獨棟建築。

也是在這裡,我開始查詢寧波的房價。

被爬牆的植物圍繞的建築。

酒吧街。沒想到拍出來真的還挺好看的。

一條稍許僻靜的巷道,「不要打架,打輸住院,打贏坐牢」。

樓宇之間的縫隙,也透過適當的設計連線了起來。一點點不規則的玻璃外牆反射相當好看。

另一個被爬牆的植物圍繞的建築。

快離開去往火車站時的最後一眼,碰到了一座天主教教堂。

最後在來福士裡逛了逛,吃了飯(又一次感慨寧波的海鮮真好吃),便離開了寧波。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