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悲歡

我也不知怎的,十分難過。也許知道怎的,卻也不願細想。 糊里糊塗地難過著也就慢慢會好起來。

畢竟孤獨慣了吧,有時候熱鬧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妥協對於人來講,比接受更為簡單。但是妥協的積累,總會變得乏味無聊,最終成為一種習慣。似乎是使得自己相信接受了。可是實際上並沒有。看似和諧的背後,卻可能有各種矯情。

最後會忘記自己一開始妥協的理由。這也許就很可怕了。畢竟當無目的做著一件重複的事情,當醒悟過來,可能也是它的終結之日。


也並不是說它的終結不算好事。但是初心總是好的。忘記了目的,也是忘記了初心。忘記了之前的那個為什麼。

或許換一種說法就是,不再需要初心了。畢竟已經忘記了。


晚上去打了卡。去河邊走走。去河邊走走。可能我需要靜靜。一直這麼安慰自己。

不想聽到其他聲音,就把音樂放的很大。只是仍然能聽到風聲。我到底是太分散還是太專注了呢?


一隻不知名的鳥在我眼前一直飛著。非常討厭。

想起自己曾經也是那麼矯情,以救一隻小動物為傲。我卻幻想著這隻鳥看不清東西一頭扎進水裡被水草纏住然後淹死。

我可能確實是心情太不好了吧。


弱者沒有生存的權力。可是在現在看來苟活並不是什麼難的事。

死在比自己強很多的人手裡,見識一下,也算是滿足了吧。

不過這可能還是太奢求了。


自卑到底來源於哪裡呢。


不管怎樣都是無所謂了。現在的一切都是恩賜。

也許迴歸到之前那樣糟糕的狀態,能使我心安一些吧。

我是不配得到什麼的。


:)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