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想要的東西

今天在知乎上看到一篇帖子,說到義大利有一家旅館,周圍都是森林,遠離外界的生活。同時在旅館內禁止使用手機,晚上也只用蠟燭而不用燈。雖然這個旅館的其他細節並不瞭解,但是給我的印象是遠離城市、摒棄現代科技的浪漫感覺。

看到這句話,突然有點嚮往。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和自己喜歡,也同樣喜歡我的人一起去做無聊的事情。


對於感情的渴望,我可能一直都很遲鈍。一是沒有經歷,二是思維很幼稚。身處一段感情中,很容易迷失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幹什麼。

親情之類的東西,我一直都沒有什麼慾望。從來沒有主動分享的可能性,也不喜歡過度的親暱。這也許是因為一直都不缺愛的環境給了我「親情不需要維護」的感覺,但是從結果上來看,這樣的環境確實使得我不知感激,驕傲自大。是的,也使得我甚至將自我性格的缺陷推鍋給環境了。

戰爭什麼時候發生,會以怎樣的形式發生,又以怎樣的結果結束,我也不知道。我能做的只能是儘量在它發生之前做好準備,儘量控制在自己能夠掌握的範圍之內。

這有關希望和失望,人格和人性,是難以調節,而又不能認輸的。


一直不希望我離開,是相當錯誤的決定。我覺得,將自己的人生全部託付給孩子,是很不負責的。但是我也並不怪誰,這是社會動力,而並不是一兩個人能左右的。

我不能讓父母替我負責。理論上來說,18歲以後父母已經沒有了撫養的義務,所做的一切都是出於愛。我是相當感激。我不可能不感激。

但是有一些決定,我想還是由我來做。他們可以提出建議,卻無權干預。


像之前安全感裡面說到的,我現在還是很缺乏安全感,實在是沒有出去闖蕩的勇氣。因為隨時可能因為各種原因失去依靠。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