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新年好

下飛機那一刻,感覺是聞到了西安空氣的味道。雖然據說是比之前一段時間霧霾減輕了好多,可是即使在機場大廳裡面都能聞到嗆人的味道。比杭州的空氣可能是差了許多吧。然後坐高鐵,回家。

寒假總的來講是沒有什麼大事要做的。因此看起來閒的無聊。 不過最終還是過了個年,算是又長了一歲吧。

放假偏晚,之前都是在年前去拜訪一下高中老師和同學,這次索性就直接回家了。 回家後也無所事事,回家的前幾天無可救藥地放縱這自己,看片遊戲,晚睡晚起。但到了年前的幾天卻有忙了起來,回老家祭祖,東跑跑西跑跑,見了許多親戚。說起來,近幾年,老家裡的人們在漸漸地向城外跑去,故鄉的熟悉的房子也越來越少,越來越破舊。不可避免地,回老家的意義也越來越單一。似乎沒有特別特別大的吸引力了,更多時候是作為一種義務。

然後再回家過年。春晚不看了,看了拜年祭。

年後,和高中同學們去約了老師一起吃飯。想起來有些高中同學有一年都沒有見到了,容貌和特徵也變得模糊。聚會上,似乎大家仍然是有的聊的。沒有冷場,也不至於尷尬。在西安又留了幾日,和幾個同學去看了電影,去了網咖,去吃了火鍋,去了久違的書店,去搬過的同學家住。買了幾本路上消遣的書。

去年聯絡了一群小學同學。今年就不再想聯絡了。總是期待著別人都是記憶中的樣子,但生活卻改變了許多。可能人就非得一直往前走不行。沒什麼值得回憶和留戀的。多年以後,不知又是會想些什麼呢。

一年一年,時間都是一樣的,人們卻總會劃出個節點讓自己感動一下,總是希望著下一個節點會更好。這可能是侷限吧,我們又不會想到多麼與自己無關的事情。自己好就行了。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