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無名之火

後來,偶爾胸中會湧出一股無名之火。走路的時候,聊天的時候,打遊戲的時候,看書的時候。

牙齒咬的咯咯響,甚至自己擔心會把自己的牙咬碎。髒話脫口而出。手裡不斷在使勁。 如果手恰好擱在桌子上,那麼桌子可能就會受到一記重拳。 靠近牆的時候,手指會窩起來,窩成最堅硬的形狀,然後向牆擊打。用力,用力,再用力。吃痛了以後,又有點後悔。看著自己紅紅的指節,發呆。

其實自己不是不知道這個「火」到底來源於哪裡。其實是知道的,只是來源太過於細碎,又太過於矯情。無力感每天都有,每天都在重新整理。不管是自己身邊的事,看到的事,還是遠方的事,家裡的事,世界的事,不管是過去的事,未來的事,彷彿都是這種矯情的「火」的來源之一。

總結下來,似乎這「火」,只是因為,諸事不順。可不矯情嘛?!


但若細想去,去想它為何,為何,究竟為何。卻想不出來什麼有用的結論。因為它的源頭,亦是如此的細碎。 而非但你不能去梳理這些細碎到底是哪些,然後去有針對性地解決:當你去真的開始歸類的時候,你會發現那個根源簡單的不能再簡單,都是人類的劣根性而已。也許是我的,也許是他人的。所以,毫無必要。

其實,我也將這悶氣付諸行動過。我叫喊,我付出,我努力,我拼搏。也許沒有那麼努力,沒有拼上命,沒有覺悟。但我確實掙扎過。 但看樣子,結果並不是很好。因為我發現,你的掙扎,只有你自己能看到。

你做給誰看呢?他們從來沒有在意過。真的,沒有必要。

感動了自己,不尷尬嗎?


所以最後我釋然了,我已經爛的可以了,而我將一直爛下去。我這麼爛,一方面是我的選擇,另一方面,是世界對我的懲罰。懲罰我的冷漠,懲罰我的閉塞,懲罰我的不作為。我看著別人痛苦,我感受著自己的痛苦,我不奢求有誰能來拯救我、或者別人,我行屍走肉,我悠遊自樂。


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