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瘸爺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對瘸爺有印象,但是最開始確實是不知道是誰。至少上初中很久都記不住他。因為無法分清楚他和另一個同學。

有印象的事情,現在想起來不是很多。可能以後也不會想起的更多吧。雖然我可能不太有什麼資格來寫這樣的回憶錄,但是過去的事情,既是屬於他的,也同樣是屬於我自己的。


瘸爺為人率真,聰慧無比。不瞭解他的人,可能會認為他行為怪異性格孤僻。但是從認識他的人看來,這種評價更可能是褒獎。因為這恰恰是天才的特性啊。


第一次和他起衝突的時候,原因是他將我的語文筆記本撕了。於是我就把他的數學筆記本撕了。於是他將我的筆袋扔到了樓道里。整棟樓當時只有兩個班,而且很新,並非是普通水泥地板,記憶中似乎是大理石的。因此記憶中的場景就是,我默默哭著,然後一根一根地把筆撿起來放到筆袋裡。

記得老師把我倆叫到辦公室,說了一通道理,類似於打架了也要做朋友之類的。當時就非常不屑於這樣的調和言論。但是以我目前的記憶來看,似乎我倆的關係在事件之後變好了。不過還有一次他把我的筆袋扔到了隔壁辦公室的陽臺上。現在已經想不起來是什麼結果了。


有一次瘸爺摔跤了。是踢球摔了。當然,是奇特的踢球姿勢導致的。忘記嚴重到什麼程度,但是至少不能正常走路,必須拄著柺杖。這也就是瘸爺稱號的來歷。

於是老師組織全班輪流給他打飯,並且在放學之後送他到門口。輪到我的時候,在大部隊來之前就打好了飯並且送了上樓。瘸爺露出其經典的驚訝表情,「這麼快」。然後我又下樓吃飯了。

當然,瘸爺是不會自己把食堂的筷子送到樓下去的。一般的後果都是被他掰斷了。


班裡組織去看易卜生的話劇《建築大師》。瘸爺的媽媽送我們一起去。同時還有他的弟弟。這似乎是第一次見他媽媽和弟弟。當時帶了十二面體魔方去玩。他媽路上還提醒我不要玩注意眼睛。

瘸爺可能看不太進去這種藝術品,看到一半就睡著了,也是經典的張嘴仰頭造型。他弟也是看到一半就睡著了。旁邊坐著我和英語老師。英語老師看著他倆,露出厭惡的眼神,搖了搖頭。

回去的時候,他爸爸又來接我們。


第一次跟瘸爺出去玩,是去看了電影。去挺遠的一個地方。

去之前他先到了我家裡來玩。看到我家裡藍色的玻璃窗,一直受不了。說自己的眼睛無法忍受這種巨藍的光。待了一會兒就出去看電影。電影是《異星戰場》,記得很清楚,甚至記得電影院的名字。之後去吃了DQ。這也是我第一次吃這種比較貴的冷飲。他說他一直很喜歡吃,點了什麼暴風雪之類的東西,還加了卡夫餅。

最後我倆一天一共花了120元。玩的還挺開心。


當時需要購買《平凡的世界》來讀,是他在網上幫我買的。這也是理論上第一件我的網購商品。啊!竟然有這麼多的第一次。


初中的時候因為來學校來得比較早,我管鑰匙。

有一次班級裡電腦壞掉了,他要早早來重灌系統。所以我也5點就來了。成功在老師上課之前裝好。電腦上的很多東西,他懂得比較多。尤其是喜歡做PPT。非常喜歡。初中的時候就做了很多。資訊課上甚至被表揚了。而我當時居然被批評了,現在也記得我做的是紅藍漸變的宋體標題。

他在PPT動畫方面有很多的研究。應該到了鑽研的地步。一點一點對時間軸,設計每一個元素的軌跡。我當時也很喜歡這種東西,PPT界的大牛做的東西也會下載下來看。但肯定不如他做的多了。不過裝系統方面,他還來請教過我幾次。

除此之外他還對系統美化很著迷。我也是。試問誰那個時候不對系統美化著迷呢?


高中之後,他和我去參加了學校裡的電子設計競賽。叫這個名字,並不真的是電子電路,而是Pokomaker,一個電子書設計軟體。當時我們中午的時候就在微機室裡面做,加音樂,配文字,做背景。最後拿了個次次的名次。

除此之外他也在做著PPT。現在翻出來以前做得PPT,都是很好看很精緻的。


我們在第五大道上進了一家玩具店,可以有擺出各種姿勢的小人。於是就擺了瘸爺的姿勢,還拍了照片。

瘸爺的姿勢 瘸爺的姿勢

撓頭和踢人。


同樣,記得是在肯塔基的時候,我和他一個寢室。有一天突然就都睡過去了沒起床,讓班主任罵了一頓。


之後的事情,甚至都模糊了。越臨近出事的節點,越不清楚。甚至忘記了那天我在做什麼,我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昏迷之後,似乎還時不時想起一下子。遺憾的是,一直都沒有去看過病房裡的他。

We Miss You

參與了募捐。記得好像有北京的社工和公益組織來。我也許沒有資格否認熱心同學的勞動,但是仍然從情感上不太喜歡公益組織幫他做的曲子。

不過記得錄音的時候,他喜歡的《霍位元人·五軍之戰》馬上就能上映。


在最後聽到他的訊息的時候,已經是很晚很晚了。

我上了大學,而朋友們都落在五湖四海。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