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童年記事(壹)

最早的關於羞恥的記憶是在幼兒園。

因為遲到被罰站了,和幾個小夥伴在講臺上哭個不停。不知道該怎樣做,覺得自己很委屈。明明平常都是很乖的孩子,一次遲到就被弄到站在上面了。

還有一種羞恥,感覺起來不太一樣。因為一個小朋友有一個十分精緻的架書的小塑料夾,十分想要,於是自己哭個不停。直到讓爸爸陪著來到幼兒園裡面,自己哭訴著說想要這個。

等到爸爸買了以後,我望著那個以後可能也不太會怎麼用的架子,感到十分的羞恥。

從此就很少很少和家人要東西了。害怕家人滿足之後,我自己會產生這種羞恥。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