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童年記事(貳)

記得小學二年級的時候開始一個人坐車上學。每天兜裡總會有幾塊錢。一塊錢用來坐車。其他的基本上都原樣帶回家去。

不怎麼花錢買辣條吃,但是實際上又很喜歡。每次吃的時候都很陶醉。有次上學忘記帶鉛筆袋了,買了一支一塊五的自動鉛筆,十分地心疼。


一二年級的時候用的是鉛筆盒,噼裡啪啦的鐵盒子。時不時上課的時候會聽到有同學的鉛筆盒摔下來的聲音。於是老師就會瞪他一眼,繼續上課。

那個時候,還有一種迪士尼的一看就很高階的鉛筆盒。班上七十來個同學,總有幾個比較有錢,可以用得起這樣的高檔貨。記得當時就覺得這很浮誇。明明僅僅是用來裝鉛筆的東西。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更喜歡用布制的鉛筆袋。想起來大概有兩個理由,一個是更便宜,另一個是摔下來的時候不會被老師瞪。但是用鉛筆袋的時候,也似乎開始用鋼筆了。一不小心就會把鋼筆的墨水甩出來,然後弄髒鉛筆袋。

有一次開學,選了一個又便宜又好看的鉛筆袋,心情很好地就去上學了。但是回家的時候就被偷走了。當時很傷心。媽媽又給了我錢去買。第二次買了一模一樣的筆袋。但是心情卻很複雜了。彷彿是在用十分貴重的東西一樣,有點內疚。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