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記夢(叄)

記幾個後來回憶起的片段,摘抄自我的 Private Channel。

19 年 3 月 27 日

突然想起來這兩天均在做離奇恐怖的夢。

  • 前天是夢到複製事件。簡單來講是發現一個自己的手工作品,第二天拿到了一模一樣的一份,十分恐怖(因為連字跡都複製了)。
  • 昨天是夢到得到一張格子內寫滿所有認識的人的名字的方格紙。後來驚奇地發現對紙上的格子進行破壞,也會同時對這個人有物理上的傷害。比如一開始就不小心腰斬了一個同學(甚至還記得名字)。後來想到用塑封的方式來保護這張方格紙。

19 年 5 月 14 日

突然記起來一個很早以前丟失過的夢的片段:

有一天生活的空間發生了割裂,多了一條路,於是和某幾人開車沿著這個路決定去看看通往哪裡。雖然感覺上都是直路,像是往西北方走著。但是由於中途沒有訊號,無法確定地理位置。直到最終能看地圖的時候,發現僅僅開了很短的時間就到了新疆的最西那塊兒。又走了一會兒,發現了可以通往一個景點,那裡有一塊石碑,上面寫著「西極」,有許多人在這裡拍照,我也拍了一張,但是發現照片總是有奇怪的扭曲,顏色也偏綠。向其他人打聽後,發現均不是從一條道路上來的,還有些許外國人。原來空間的割裂並不是只發生在一個地方,世界各地都有。其中的一些都連線到了「西極」。

那塊兒石碑不久開始有裂痕了。於是便試圖原路返回,但是這次花費了一天一夜,終於回到了家。

又想起來一個,有關瘋狂客車司機的夢。不過只記得超速,鐵板,大洞,安全圍欄,乘客全死了,司機慢慢絕望地滑下去等碎片了。


想想,後來回憶起來的夢,比夢更像是記憶,也因此甚至會回憶著回憶著笑出聲來。現實世界裡的離奇荒誕,在夢世界裡總是理所當然的。

而那些沒有被記起來的夢,均藏在極深的角落裡。或許我一輩子也不會想起來;或許,已經在漸漸通過其他方式具現化了。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