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記夢(肆)

在我的夢裡,有這樣一個老人:他出徵回來,再也沒有了家。他的老婆,大珍,在房子被拆走之後就再也不見了。他回來時,他問我你知道大珍嗎,我的家在哪裡。我說,叔,你別去看了,家沒了。他很乖,說好的。然後默默和我出街去。後來他又怔怔得說,什麼?我愣了一下,忽得哭出聲來。背靠著水泥牆面,無力地滑倒,又索性攤開個大字。

在這哭聲中,許多人匆匆趕來了。他們都以為這哭聲是自家的不幸,趕到時鬆了一口氣。而看到我在哭時又異常驚訝,鄰里朋友們簇擁著我,安慰我:你哭什麼呀!你明明已經很幸福了啊!

是啊,我哭什麼呢,我明明已經很幸福了啊。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