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記夢(貳)

這次好像是個清醒夢。但是又不太確定。均為胡言亂語,沒有什麼是有用的。


接連好幾天都做了這樣的夢,但是記起來的卻很少了。夢總是慢慢就消失了,明明剛剛睡起來還很清楚,漸漸卻不可避免地被遺忘。兩個精彩的夢只剩下了碎片。


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在準備班級的表演活動。

這個是什麼班級似乎看不太出來,像是班團大賽的形式,但是又有不一樣的地方。豆豆在班級裡面。前面兩個班級表演了什麼,非常精彩。但是我們班仍然很有把握。

之後我們班進行表演了。是大雜燴的形式。什麼都表演。除了歌舞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乒乓球。和豆豆表演了 Duck Game。最後把他擊敗之後自己掉了下去,沒有得到分,周圍的人笑了很久。

之後忽然不知怎麼到了一個小巷子裡面。只有我和豆豆兩個人。路上遇到一個派出所,只有一個人在值班。豆豆拿出了電擊槍,把他擊暈。我們搶了他身上斜挎的一杆大槍。至於為什麼是大槍而不是小手槍我也不知道。之後我們就試著開槍玩。但都不怎麼會,弄了好久只開了一槍。

之後突然發現自己的背後有一個女警。我們一下子比較慌了。不知道怎麼辦。顯然是被發現了。

這個時候似乎自己的腦子漸漸有點意識了,知道是在做夢,但是不太想醒來。

當時的想法是完全撇開第一個人電暈的人,只陳述自己拿槍把玩的一部分。所以重點落在了身上的電擊槍一定不能被發現。說自己在路上撿到了一把槍,所以來把玩,沒有意識到這是真槍。之後女警有點不信。我在這個時候已經比較清醒了,努力地在找各種方法說服女警,但是都失敗了。最後希望越來越渺茫,覺得自己無法彌補之前撒過的謊。於是努力醒來了。


第二個夢只記得和小方有關。

第三個夢,已經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