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空地 边前行,边构筑自身

记梦(肆)

在我的梦里,有这样一个老人:他出征回来,再也没有了家。他的老婆,大珍,在房子被拆走之后就再也不见了。他回来时,他问我你知道大珍吗,我的家在哪里。我说,叔,你别去看了,家没了。他很乖,说好的。然后默默和我出街去。后来他又怔怔得说,什么?我愣了一下,忽得哭出声来。背靠着水泥墙面,无力地滑倒,又索性摊开个大字。

在这哭声中,许多人匆匆赶来了。他们都以为这哭声是自家的不幸,赶到时松了一口气。而看到我在哭时又异常惊讶,邻里朋友们簇拥着我,安慰我:你哭什么呀!你明明已经很幸福了啊!

是啊,我哭什么呢,我明明已经很幸福了啊。



可能相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