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雜記

最近心態上仍是有些不正常,看著古老的 QQ 介面,幾乎要哭出來。過於迷戀過去,現在的自己總是想回到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初中時代。那個時候還不知道天高地厚,還有挑釁世界的勇氣,還覺得未來一定會幸福,並且自由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那個時候,我仍是我,並且幾乎什麼都不考慮,從內心深處就是一個乖巧的被馴服的孩子,也就不會去想任何叛逆的事情。因為感受到的自由是有限的,見識是有限的,所以想法也是有限的。也許這也是一種程度上的初生牛犢不怕虎,在侷限的環境中,人會具有無與倫比的安全感,即使它是不完全的真實。可是現在,時代變了,也可能是我變了,更可能是都變了。無法看到什麼奮鬥的目標,因此也沒有什麼動力。一切的行動都是由於慣性,因為脫離自己控制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不僅是那些本身就不存在的東西,還有那些曾經以為唾手可得的東西。維持生活是簡單的事情,順其自然也是簡單的事情,甚至什麼都不想,恢復高三那個時候的強度的學習,也是簡單的事情。可是更關鍵的問題是為什麼要這麼做。曾經的我是一個自我驅動力很強的人,但是也有自己的底線和生活方式。上大學以來它漸漸崩壞了。因為各種事情都在不斷崩塌,包括對於社會的理解,對於人際關係的理解,對於人類的理解,對於其他人的理解,對於自我想法的理解。但是理解是一回事,接受是另一回事。我自己漸漸不認識我自己,感覺只是一個擁有各種面具,卻沒有本來面目的行屍走肉。可以在老師,在同學,在家人面前開朗,活潑,上進,但是在內心深處卻又是另外一番天地。這對於其他人來說是一樣的嗎,我不知道。但是我很討厭這樣的我。我花費了大量時間去思考無解的問題,希望能夠獲得內心的寧靜。但是卻適得其反。用形象的比喻來說,就是如同一條蟲子想看看自己的內部,但是卻不小心向內把自己翻了出來,搞得血肉模糊一般。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