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網路,說話與 WeChatNet

很小的時候,對於網路並不是很瞭解,只是覺得在上面能看到各種各樣的東西,就非常喜歡。但是又不喜歡每個月都給運營商出錢,因此想著長大以後一定要自己做一個網路,然後就可以不給運營商出錢了。

現在看來,這當然是非常幼稚且不可能實現的想法,正如試圖自己建一條路通往外面的世界以便不用出過路費一樣。

網路的互聯及其黑暗面

從小型的區域網的連結,到漸漸組成城市間的網路,再到聯通全世界的網際網路,資訊能夠到達的地方越來越遠。現在的網際網路上,每天都有極多的資訊在流動,從世界一端跑到另一端。網際網路好的方面自然不言而喻。然而不好的資訊在流動的話,可能造成人類的死亡,財產的流失,顯然是非常可怕的。

網路暴力能夠導致青少年的自殺,輿論能夠一定程度左右法治的公正,誹謗和虛假訊息能夠輕易破壞企業多年建立起的招牌或者商業大廈。資訊的加速流動,不僅體現在生活的便利上,也體現在有害資訊的泛濫和強大破壞力。

控制和對抗

正如物品不能被隨意地從一個地方帶到另一個地方一樣,也有人試圖在傳輸的管道上控制著這個龐大無比的網路。

國家作為現在社會的最典型的集合體,似乎能夠有效地對網路進行控制。只要在接進來的那根網線上進行監控,然後禁止其他人私自接網線就好了。

然而,如何判斷資訊是好的還是壞的呢?以什麼樣的指標來判斷呢?以及真的可以判斷嗎?最好的決策當然是做出一個平衡,在儘可能利用網路優勢的情況下抑制任何危害性和可能具有危害性的資訊流動。

例如從國家利益優先的角度考慮的話,可能會對敏感新聞的評論,陰謀論,以及反動勢力相關的資訊進行審查;從公眾視角和思維角度考慮的話,可能會對有潛力引起大規模衝突的資訊進行審查。對不可見的資訊,也能夠進行猜測和預防,通過歷史的訊息和人們的反應,能夠以比較大的準確度對有危害可能性的資訊進行中止傳輸。

即使看起來不太正義,但是還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那如何使審查成為正義呢?只要和政治沾邊的東西,似乎都太容易變得不正義了。甚至正常的行為也可以被解釋為具有政治意圖的。是否可能把審查的權利交給中立的力量來做呢?

WeChatNet 和國內網路現狀

微信誕生以來,透過自己的努力,現在成為了中國社會上大多數人無法脫離的軟體,滲透到了生活中的交友聊天,工作討論,交易支付等等諸多方面。除此之外,仍然在試圖繼續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從自媒體的興起,到文件編輯,應用開發,小程式。微信儼然成為了一個新的網路,WeChatNet。

(甚至不應該是 WeChatNet,而應該是 WeiXinNet,因為國內的微信與國外的微信幾乎在使用兩套名字和賬戶體系。)

之前和 ZH 聊天,提到騰訊現在完全可以做一個微信手機了。不僅相當政治正確(在微信裡能正常瀏覽的網頁都是經過備案稽核的),而且能夠覆蓋日常大多數人使用手機的所有功能(聊天,拍照,遊戲,網頁,朋友圈,文件編輯,收發郵件,工作交流等等)。

然而這是好事嗎?微信使在它控制內的網路成為了孤島,無法和外面的世界聯絡了。這孤島的規則本身就是由騰訊來制定的,它的體驗與前途也由一家商業公司所完全確定。使用微信,看起來是比以前的時代更時髦了,然而實際上是在進入一個雖然很大,但是仍是有限的世界。有人在指定著這個世界該說什麼話,能看什麼東西。

抖音和微信的利益紛爭便是這樣一個例子。

往更高維度的推廣

有限的世界固然安全,但是確是侷限的。網路這樣一個龐然大物,確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控制住。稍微失控,便是涉及國家安全的大事。在大多數情況下,一切措施,也是無奈之舉。

從學會說話的藝術開始,人們就漸漸習得了如何操縱人心。對於一個人,或者一個社會來說,當然是穩定最好了,畢竟我們只能同時作出一個選擇。

因此當社會收斂到這個現狀,也意味著這個現狀至少是平衡的。不見得沒有更好的平衡,也不見得這個平衡就是個穩定平衡,但是在能做的範圍之內,維護一下平衡,可能也是人之常情吧。🙃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