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深藍

邊幫老師做雜事,邊看了一直沒時間看的 《深藍》(Deep Blue)


看到這裡,第一次起了要截圖的衝動。

冰川

這是無可觸及的地方,也是在可預見的將來自己無法體驗的經歷。陽光照射在南極的冰山上,雪和冰反射著刺眼的陽光。我心裡想著,可不敢踩在那雪上,說不定一下子就滑了。掉進冰水裡對人類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就這樣看著就好了吧。也許將來腦機介面發達了,會將我們的意識帶往遠方,可是現在,人類的肉體的限制還是太大了。


100公路每小時的狂風

帝企鵝簇擁在一起,捱餓 3 個月,在南極的冬天往更南的地方遷徙。100 km/h 的狂風就這樣颳著。但是他們本能地,仍然前進。


海洋深處

相比探索太空,人們探索海洋探索得更少。時常想象,最深的海溝那裡,是否有超出人類想象和認知的事物存在。

即使沒有,幾千年以來的沉入深海的人造物如何與自然和解,仍是一個相當有趣的、相當震撼的問題。即使僅是在洋流表面的「鴨子艦隊」,也曾經引起巨大的反響。


海洋表面

看著寧靜的海洋表面,我仍然對自然抱著無比的敬畏。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