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過去和未來

想了想,畢竟未來還會更加艱難。所以現在難過自己的過去有什麼用呢?

又想了想,可能還是有點用。給自己個交代,可算是能畫上最終的句號了。

《絕園的暴風雨》是部好番。


想象中的畢竟是想象中的。即使是過去真實發生的事情,在現在,也只屬於想象中。

家裡酸菜麵館的味道是什麼樣子,停留在想象中就好。真的去吃的話,會覺得也就那樣了。即便是覺得好,也不過是和杭州的面比起來,相對的好。

比起想象中的味道,還是差遠了。

所以不如一開始就停留在想象中,不僅省事,還多了分幻想。

可說白了,這幻想亦是為了品嚐它而存在的。而這存在的目的或者說意義,卻又能打破這幻想。就像雞生蛋,蛋卻殺了雞,而且還把蛋自己也搞臭了。

從此再無蛋,也再無雞。


之前看了《絕園的暴風雨》,其對於悲劇和喜劇的思考令人震撼。

為了讓戀人不破愛花的死不要成為悲劇的開始,而去拯救世界。這是中二的,愚蠢的,也是詩意的。這是失去摯愛之後的麻木,世界於已無關,只要自己接收她的死亡即可。但是對於她的死亡導致悲劇這種結果,並不接受,因此才進行了改變。

《哈姆·雷特》是有關復仇的悲劇,而《暴風雨》卻是有關復仇的喜劇。

雞生蛋,蛋殺雞。這和劇中的臺詞竟如此相像。

世界脫節了,啊,這是多麼讓人詛咒的因果,我竟是為了糾正它而生。

The time is out of joint: o cursed spite, that ever i was born to set it right.

《哈姆·雷特》

然而要想,這始終是悲劇。若是需要逆轉,我還需要去讀《暴風雨》。

不要把過去的不幸重壓在我們的記憶上。

Let us not burden our remembrance with a heaviness that’s gone.

《暴風雨》

所以為何男主在接收摯愛死因之後,就很快結交了新的女朋友。

起源是真廣和吉野為了不讓愛花死的不明不白,歷盡艱辛,是無愧於自己的感情;結局兩個人又分別覓得新的緣分,重新開始,是無愧於自己的未來。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