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這個生日

事實上,今天不是我的生日,是另一個人的。不過,許多時候,我都把生日寫在今天,好像能夠讓我記住一些什麼一樣,好像我能夠代替他去做一些事情。去玩遊戲,去聽音樂,去感受這個世界,去幹以前未能去幹的事情。

高中之前,我們一直在上學。也許也是多姿多彩的,但那並不是一生。還有好多事情沒來得及做。為什麼就。這是不公的。


可惜的是,我也沒有去再看過,也沒有去再瞭解過。不知道這樣的打擊對於一個家庭來說是怎樣的。也根本不忍心再去揭開傷疤。不願去面對事實,腦海中有時候去想象,也許是該去看看伯父伯母。可是還是害怕。人是複雜的。

時間就拖的是如此之長,又是那麼的不真實。好像已經習慣了,好像一個人消失,不是一件什麼大不了的習慣。那時候仍有希望,仍有希望。我本來以為那是一件小事,稍微等等,就都好了。就都好了。稍微等等,也許就是一年而已,對於人生來說很短,一年算不了什麼的。也許等等就好了。

可是等來的是壞訊息。甚至都沒有再去看過。一次都沒有。靜靜的。不知道訊息是怎麼傳開的,也不知道流程是怎樣運作的。只知道一個模糊的結果。


在那之後,我格外珍惜所有的連線。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