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When We Rise

之前一直以為《 When We Rise 》 是個同志運動的純紀錄片,想到沒什麼事做的時候看。 結果偶然翻出來看了幾分鐘發現拍的是美劇一樣的型別,立刻沒忍住把 Part 1 看完了。

女權,黑人,同志。應該是美國曆史上最重要的幾次平權運動了,這裡面都有提到,而且交錯縱橫。完全無法明確地劃分出界限。

三個主人公,三條線,女同 Roma,男性同志 Cleve,黑人同志 Ken。


Roma 並不知道自己那段感情是不是愛情。即使上了床但是心裡總是不確定。為女權奔波的時候也偶然否認了自己的女同身份。直到後來才完成了真正的自我認同。


剛開始的時候不太看得慣似乎一見到人就上床,毫無計劃性沒有落腳點就離家出走,明知道自己的父親支援電擊療法卻直接出櫃的 Cleve,但是他卻是到後來我非常喜歡的一個角色。他身上的果敢和對未知未來樂觀是相當難得的品質。


Ken 有一位穩定的男友。但是卻被上級命令導致的事故炸死了。沒有人曾經知道也沒有人以後會知道他們的故事。


終於贏得大選的同志政客第二天就被槍殺。殺人者稱自己吃了甜點,無罪釋放。 很久以來的同志們的奮鬥完全付之東流。第二天選擇了遊行。


和自己生活了十幾年的男友因病去世了。居住的房子立刻被從來沒有來看過男友的親人領走,並且將 Ken 趕出去。法庭說,法律承認的家庭才算是家庭,即使和我們的認知不符。


艾滋病被認為是 “Gay Related”,稱其為「同志的福音」。


所以奮鬥什麼呢?一切都沒有問題嗎?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