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当庸俗的梦

无名之火

后来,偶尔胸中会涌出一股无名之火。走路的时候,聊天的时候,打游戏的时候,看书的时候。

牙齿咬的咯咯响,甚至自己担心会把自己的牙咬碎。脏话脱口而出。手里不断在使劲。 如果手恰好搁在桌子上,那么桌子可能就会受到一记重拳。 靠近墙的时候,手指会窝起来,窝成最坚硬的形状,然后向墙击打。用力,用力,再用力。吃痛了以后,又有点后悔。看着自己红红的指节,发呆。

其实自己不是不知道这个「火」到底来源于哪里。其实是知道的,只是来源太过于细碎,又太过于矫情。无力感每天都有,每天都在刷新。不管是自己身边的事,看到的事,还是远方的事,家里的事,世界的事,不管是过去的事,未来的事,仿佛都是这种矫情的「火」的来源之一。

总结下来,似乎这「火」,只是因为,诸事不顺。可不矫情嘛?!


但若细想去,去想它为何,为何,究竟为何。却想不出来什么有用的结论。因为它的源头,亦是如此的细碎。 而非但你不能去梳理这些细碎到底是哪些,然后去有针对性地解决:当你去真的开始归类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个根源简单的不能再简单,都是人类的劣根性而已。也许是我的,也许是他人的。所以,毫无必要。

其实,我也将这闷气付诸行动过。我叫喊,我付出,我努力,我拼搏。也许没有那么努力,没有拼上命,没有觉悟。但我确实挣扎过。 但看样子,结果并不是很好。因为我发现,你的挣扎,只有你自己能看到。

你做给谁看呢?他们从来没有在意过。真的,没有必要。

感动了自己,不尴尬吗?


所以最后我释然了,我已经烂的可以了,而我将一直烂下去。我这么烂,一方面是我的选择,另一方面,是世界对我的惩罚。惩罚我的冷漠,惩罚我的闭塞,惩罚我的不作为。我看着别人痛苦,我感受着自己的痛苦,我不奢求有谁能来拯救我、或者别人,我行尸走肉,我悠游自乐。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可能相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