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rxu

寫在 2023 年的最後

Dec 31, 2023   #Recording 

塞巴斯蒂安對他姐姐說,“你們都覺得我已經到了走投無路的境地了嗎”。

今年我不止一次問我自己,我想要什麼。後來我覺得我想要的太多,無法回答。我改問我自己不想要什麼。最後有一些答案,但我不確定我是否足夠強大。

關於新年願望。米婭問塞巴斯蒂安:

Do you like the music that you are playing?

我希望我能某天自豪地作出肯定的回答。


還有一些感想和思考,姑且可以列在這裡。

  • 或許我該學會如何更好地利用自己,利用這個世界。
  • 所擁有的一切都應當被視為自己的優勢以作出更從容的選擇,而不應當沉溺在允許自己逃避的可能性中。前者比後者的思路更加積極。
  • 很多時候沒辦法準備好再出發,所以有些事情到時間了就必須做了(但是也不應當因此而過於焦慮)。

仍未成熟的想法:

  • 如果一個社會必須要求一個人從未犯錯(選擇錯誤的道路)才能夠活得差不多,是不是太苛求了?
  • 我即使有試錯的成本,我也不敢去試錯。這是為什麼?(因為我潛意識知道我太過天真?)
  • 安穩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心態平和,不再做夢?還是找到真正想幹的事,併為之付出所有。
    • 人生意義,或者說自己想幹的事,這件事情並不明確,我相信有些時候花費一生時間都可能找不到意義。
    • 或許所有的答案最後都會落到生活,但生活本身,是我現在不敢再做的夢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