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家的拆遷

昨天開始,聽說市場溝開始拆遷了。

我在那裡住了很長一段時間。從有貓到沒貓,從幼兒園到初中,都在那裡住。因此想去看看它最後的樣子。雖說已經不在那裡住也很久了。


有兩條路可以爬到我家。害怕一條路已經不通了,所以走了較陡峭的一條路。站在院子裡,往下看,有一種撲面而來的不真實感。彷彿是地球正在經歷什麼災難一般,樓房被撕裂開,以前天天走的小路上倒滿了碎石和混凝土塊兒,電線隨意地搭在空中。

挖掘機

以前的牆壁後面,是一家早已不營業的賓館的巨大招牌,甚至可以在 Google Earth 上看到。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全景

回憶起小時候吃麵的時候,大人們經常摘樹上的花椒,然後放在自己的碗裡。我怕碗燙,只有挺大了的時候才在外面吃飯。現在的花椒也結得很好,很稠。不過再過一兩個月,拆遷就會拆到這裡吧。

花椒樹

廁所。旱廁。門已經被水泥封死了。不過我還記得它之前能用的樣子。

小時候這邊總是很陰森,也不知道是在怕什麼。不過現在想起來,那時候的記憶,就在這不到兩百米的路上就有了顏色的區別。北邊是陰森的綠色,有不知道藏著什麼的長草叢。南邊是陰森的藍色,有會在傍晚伸出手來的神秘板房。只有位於中間的家是溫暖的亮黃色。

紫金港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