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想些烏七八糟的東西

之前就一直非常擔心了,迷茫和無助。 可能這種擔心最近越來越頻繁了吧。

人生規劃什麼的,對於其他人可能可以慢慢想,對於我,最好還是快快朝著一個目標走去吧。但是需要擔心的東西又太多了,我這人總是想太多。太多。然而以自己的腦力,並無法得到一個比較合適的方案。或者說,自己太不確定自己想要什麼。自己沒有膽量去割捨什麼。

什麼都想要,用很俗的話來說,最後什麼都得不到的。


不知道該怎麼辦。學習是終生的事情,但是人生最後卻會落到現實的生活上。超然的人畢竟是少數,我是不太可能那麼輕易就達到那種境界的。

所以看起來我終究會迷失自己。至少是現在我以為的迷失。等到迷失以後,我應該就不會認為它是一種迷失,而會認為是一種成熟,一種「不再做夢了」的成熟。但是如果我有了這樣的認知,我到底會不會繼續迷失呢?

我是想做一個避事者的。考慮的事情越少越好。但是事實上,如果想要做到考慮的事情越少,在真正達到那個境界之前必須考慮相當相當多的事情,為自己鋪好路,才能最後考慮的事情很少很少。

這樣的避事者未免太難太難,需要很強很強才行。


僅僅學習已經不夠了。大學生,已經不僅僅是學生了。

為了能夠繼續學習,我可能必須做出一點妥協。


所以奮鬥都是為了自己咯?

我現在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了。我之前一直以為奮鬥是為了自己。但實際上,我的家庭氛圍和教育環境不允許我真的僅僅為我而奮鬥。我一直以為我可以做一個極端自私的人,只考慮自己的事情,我以為我真的很自我,可以為了自己的未來放棄很多東西。

但事實上,發現什麼都放棄不了。發現我以為的我,只是想象中的美好原型罷了。


基於其他一些原因的考慮,我應該會只為了自己而奮鬥的。

畢竟當前這個世界上,我愛自己,還是需要更勝愛別人的。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