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2020 第一

2020 年的開頭,本不願這麼喪的。

疫情就不說了。生活總要我們為之前的選擇付出點什麼。希望人們既能挺過去,又能學到點兒什麼。


這段時間是很多年來呆在家裡最長的一段時間了。 家裡的網路實在不是很好,國內的網能跑到 10 Mbps 就已經謝天謝地了。國外的網就別想了。 連個國內的 MC 伺服器都會斷線。甚至只能開熱點玩。 即使是使用 4G,網路仍然是處於高度封鎖狀態的。啥都看不了,啥都不行。花了很多錢,買了一票原本應當是穩得不行的科學隧道,然而仍然只能換來個位數的低速連線。 另外,回來之前完全沒有做好長期工作的打算,導致一些 Flag 倒了。 本來打算看的 SICP 只能看白書了,習題完全做不下去(因為 Windows 上的 emacs 不知道為什麼這麼 laggy,忍不了 )。 Isabelle 的證明只能一點一點摸索,幸虧至少還是有進度的,但是實在太緩慢了。 有先見之明地在學校裡就把證書續簽,網路拓撲等瑣事都弄好了。不然現在學院官網以及一系列網站都沒法正常訪問了。 有時候耳朵裡放的歌一卡一卡的,真的難受。有種想撞牆的衝動。 看了星際牛仔;因為小圓的新作,又重新看了下小圓。若是無所依靠,無所顧慮地闖蕩,也是件好事吧。或許還是我太保守了。或許,哪有這種事情呢。哪有無所顧慮這種事情呢。人若從始至終都是一個孤獨的個體,該多麼方便啊。

碎碎念,碎碎念。毫無意義。不知道想說什麼。但是又覺得不說心裡難受。努力的目標呢。我怎麼丟失了呢。幻想中的未來呢,我怎麼就不相信了呢。


孤獨一直是常態。沒有誰能懂誰。是嗎。那是吃不到葡萄說的葡萄酸,還是什麼呢。還是對各種事情的失望和放棄。不知道。 一直想要一個承諾,也一直想給一個承諾。可惜,誰配得上我的承諾,我又何德何能配上別人的承諾呢?

近來發生的一切,讓我覺得人真的是太渺小不過的動物啊。哪有什麼可抗力。全都是不可抗力。怎麼可能抵得上空間和時間的力量啊。確定的事情,有點確定的事情,感覺就快要實現的事情,感覺努努力就好馬上就能實現的事情,在一瞬間就可能化為泡影。啥都不剩了。真的啥都不剩了。

我看看我手中,真的啥都不剩了嗎。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