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it 做些相當庸俗的夢

Sarazanmai - 皿三昧

看《皿三昧Sarazanmai》完全是出於偶然。之前《迴轉企鵝罐》沒看下去,也並不是幾原先生的粉絲。

(畢竟一向對記人名這種事情完全不擅長,畢竟看過的其他番其實也都不記得編劇。)

第一集的沙雕變態氣質,確實會吸引相當多的人來觀看,我當然也不例外。而其中微妙的不適感也使得我隱隱約約有一絲擔憂,害怕現在光鮮亮麗的少年,之後就崩壞了。

記得一開始一下子連著看了三集,不敢看下去了。一是因為再看下去第二天早上就起不來了,二是因為害怕它剛好結束在令人難過的故事點上。

人與人的關係

我總覺得感情這種事實際上沒有那麼複雜,但是想起來又會發現實際上確實很複雜。血緣關係是一種關係,是既定的,不可控制的;而和身邊的人們所發生的關係,也是一種關係,這些關係就是可控的了嗎?

例如同學關係,似乎也是不那麼可控的,更多的還是機遇和巧合,使得一些人走在了一起,互相知悉了名字。更深入的關係也因此才有了構建的契機:一般的好朋友,必須先成為生活中的一份子,才能發現共同的交友願望。

若是把所有的關係都認為是順理成章和水到渠成,那麼便不再需要有「追求」或「搭橋」這些事了。可見,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覺得。當出於一種理由,有些人選擇了去主動構建關係。與不是同學的人建立聯絡,與在網路上的人建立聯絡,與隔著媒婆的人建立聯絡。

所以,主動建立的關係,到底是出於慾望,還是出於愛呢?

愛和慾望怎麼區分呢?愛和慾望可以分離嗎?

說起慾望,必定會扯到人的物質和精神需求。也許通常認為這種玩意兒才能被稱為是慾望。滿足一些合理的需求,使得人有追求,並保持健康的心態;總是要滿足自己過多的需求,便是不合理的,便是壞的了,輕者令人厭惡,重者則更有可能誤入歧途。說起愛,則是多多益善的。除非是無原則的聖母愛會受到批判以外。

慾望和愛在正常的關係中體現也有所不一樣。例如父母和孩子,愛可能會指不求回報的關愛,付出,而慾望則可能是指對孩子的期望;但是對小貓小狗來說,人們的愛和慾望又難以分離了:本身就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對於可愛,或者對於夥伴的慾望,才需要去購買,或者領養一隻寵物,甚至還會因為愛(或說慾望),對他們進行絕育手術,讓其在人類社會中能夠更好生存。顯然絕育手術,並不能說是遵循了寵物的意志,而是徹徹底底的為了滿足讓其「呆在身邊」的慾望所作出的舉措。

《皿三昧》中,水獺告訴真武,若是想呆在玲央身邊,那便不能說愛他。因此,真武為了滿足自己「呆在玲央身邊」這一慾望,放棄了「愛」,將愛緘口不提。

這便完成了慾望和愛的「手動分離」。

現實生活中的欲愛分離,體現在親密關係上,很容易想到的便是約炮(無愛之慾望)和柏拉圖(無慾望之愛)。純粹的分離,我想人們應該既不認可,也不顯現實。例如精神出軌和肉體出軌到底哪邊更不容易被原諒呢?按理來說,後者只是慾望的溢位,前者才是真正的變心。然而實際情況則可能是前者更容易被原諒一般。


實際上也不會得到什麼結論。因為人是複雜的,不能簡單地將這些概念套用。

更因為概念是為了理解自身才被創建出來的,並不會先於人本身存在。



可能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