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rxu

乏味的人

Apr 3, 2023   #Feeling 

也許我就是討厭那些乏味的人。

——聽某網際網路公司職場八卦故事有感


我時常想,他們的生活是怎樣無趣的。 他們會和自己最親密的人聊些什麼話題。 他們在對待萬物時,會有怎樣的敬畏或者是感嘆,還或許就是麻木不仁。 他們真正熱愛的事情是什麼,而他們又如何去熱愛。 如果他們沒有現在的地位,他們又會怎麼去生活;當遇到我們的時候,他們又會如何表現。

我總覺得他們一開口,氣氛就開始乏味了。 甚至於一在評論區回覆,一在聊天群裡回覆,即使是相當不正式的場合,一股迂腐又好笑的氣息就開始蔓延了。 不清楚這到底是他們真的就這樣想,還是他們覺得這樣的表演才是合適的,才是符合「身份」的,才是合理的。 甚至於這個身份,無法在任何時候被消解掉,讓其他人看到他「人」的那一面。

這也許要歸咎於這個社會太喜歡造神,而人們更喜歡那些完美的事物(並非真實)。 連受害者,都被苛責不能有絲毫汙點。 那麼這樣剩下的能堅持活躍(並且願意去活躍)的,必定都是些外表光鮮的腐臭皮囊。 也許真實的東西真的一點也不「好」,但接受這樣的「不好」,我覺得才是健康的社會發展的方向。

說到這裡,確實感慨現在的美學教育實在是太缺乏了。 缺乏了這些教育,人們真的沒辦法辨別什麼是美的,也沒辦法理解為什麼「醜」也可以是美的。 只剩下了網際網路上的狂歡和站隊。 這點上甚至不如我記憶中的小學時候的社會意識(2010年代)。

在這個世界上,是否真的有人會覺得他們有趣。 或許還是有的。只是他們的另一面被完整地隱藏起來了。 只是沒必要對我們(這些弱者)展示。 也許在他們的認知中,身份是不同的,那麼再怎麼靠近,也不可能成為良友,或者說,也不值得真心對待。 有時候我覺得他們認知中,身份的差異甚至跨越了物種。 對貓貓狗狗尚且有憐憫之心,對所謂的下級卻不會有絲毫手軟。


前言所述中,好像他們是一種徹徹底底的利己主義。 但真的論起來,他們卻也許並不會成長為真正的反社會主義者。 他們缺乏信念,缺乏真正堅持的東西,也缺乏思考。 也許這一切都是慣性,也許乏味的來源就是在於慣性:他們不會去思考、只會去模仿,只能去依附更強者。

有時候我甚至想去可憐他們了。如若他們真的有堅持的東西,那必然只剩「生存」這一種。 彷彿他們所幹的事情,是為了他們自己的生存:不這麼幹的話,就會死去。 那麼這樣也許是最令人可憐、唏噓的可悲物種,唯一生存的可能就是去作惡。 但事實通常不是這樣:在很多時候,他確實毋庸置疑地,是既得利益者,而並沒有受到生存的威脅。 他只是這麼去選擇了,選擇了一條讓他人痛苦,讓自己滿足的路。

或許他們也不知道自己是這麼選擇的,或許他們的無知和愚蠢(或者邪惡)超出想象,以至於他們不知道(不可能)去選擇稍微平衡些的另一條路。



可能相關的